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午夜欲动  »  逼姦年轻阿姨(3)

逼姦年轻阿姨(3)

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

这时,我再脱掉上衣,彻底赤裸地坐在阿姨身边,再取下阿姨的眼袋。阿姨看着我全身一丝不挂,眼神中顿时慌乱起来

望着阿姨的神情,我道:「看来上次我对阿姨还是太温柔了,操过了都跟没操过似的。罗阿姨,一会儿我还会给你鬆绑,你自己要乖哦,不然,我可以考虑先把阿姨的裸照,p掉脸,再让大家都欣赏一下,或者先发到一个不太出名的黄色网站上,下一步再考虑发给阿姨身边的人。」

阿姨依然一言不发,双腿微微发抖,毕竟这一次,她不知道我会用什幺手段。我再道:「这次我就不给阿姨拍照了,存货已经够了,以后阿姨就是我的人了,想怎幺姦淫就怎幺奸,完全不用照片来yy。」

「你……你休想。」阿姨高声道,似乎还想用长辈的威严来压住我。

我自然知道阿姨已经色厉内荏,不过这也是我喜闻乐见的,对于阿姨,我既不想太快让她沈浸于姦淫的快感之中或者摧毁她的意志,让她完全成为一个玩具,也不想让她一身浩然正气的样子,在内心坚决与我抗争,如今这种神色严厉中透出恐慌,身子不自觉地发抖,正是我所享受的。

我给阿姨鬆开四肢得捆绑,阿姨连忙坐起来,靠在床头,蜷着双腿,用双臂搂着,但阿姨的裙摆未能保护住她的清白,浑圆的双臀,充满肉感却并不肥胖的大腿在丝袜的包裹下清晰可见,阿姨的一条白色的绣边内科也隐约可见,我不由呼吸加粗,自己的小弟弟也开始昂首挺胸。

我站在床上,一步步向阿姨走去。阿姨知道自己逃不掉,也只是将头一偏,我走到阿姨身边,蹲下身子,头伸向前,嗅着阿姨身上淡淡的体香,道:「阿姨,我现在这幺称呼你,只是为了玩儿得更刺激而已,用这些视频和照片来威胁你,不过是我认为这样对付你就够了。阿姨,被操时你可以反抗,我不介意,但我还是希望阿姨能明白,你的反抗,只能证明你是在被强姦而非自愿而已,此外不会有任何效果。」

这时,我伸出舌头,轻轻一舔阿姨的脸颊,阿姨大叫一声,下意识地将一个耳光甩了过来。我伸出手将阿姨抓住,道:「上次让你扇了我一下,是给你面子。」

说罢,我将阿姨掀倒在床上,将她的连衣裙摆向上一掀。

阿姨蜷着双腿,并死死夹住,艰难地守卫着最后的尊严,我便一只手在阿姨的大腿外侧和双臀之间游走,并渐渐将手伸进阿姨的丝袜和内裤。阿姨见状大惊,下意识一蹬腿,我便趁机抓住阿姨的双腿一分,自己便跪在阿姨的胯下,让阿姨的双腿夹在我的腰间。


阿姨往自己的胯下一看,我的小兄弟已昂首挺胸,抵住阿姨胯下,现在虽然还有丝袜与内裤的阻挡,但这并没有什幺用处。

我此时将阿姨连衣裙往上掀,想从上方脱掉它,但阿姨死死躺在床上,用身子压住连衣裙,不让我得逞。我要是把阿姨拉起来,让她坐在床上以便脱掉她的衣裳的话,阿姨便能顺势往后一缩,双腿从我身上抽离。

于是我道:「罗阿姨,你今天的表现,不太好啊,那就準备等我这次玩儿够了,光着身子回家吧。」说罢,我用力一扯,将阿姨连衣裙的左边吊带扯断,阿姨骨感的肩膀伴随着她的尖叫声顿时让旅馆内更添春光。

这时,豆大的雨点飘落在窗前,天色一下子暗了下,这样的天气。阿姨连忙坐起来,身子向后缩,道:「不要,不要撕,我脱,我脱可以吧。」

「太晚了。」亚洲人成电我嘿嘿一笑,上前将阿姨右肩的吊带扯断。

「啊!!!」伴随着阿姨的尖叫,我将阿姨的连衣裙,从胸前扯开,顺势将其扯落。阿姨此时身上只有一个雪白的胸罩遮挡这最后的圣地。

阿姨似乎被我的举动吓住了,蜷着身子一动不动,我两步上前,将阿姨搂在怀中,一只手伸进阿姨的胸罩,肆意揉捏,另一只手依然抚摸着阿姨的大腿。阿姨的酥胸被捏得有些疼,却不敢抵抗,轻声道:「轻点,好不好。」

「把头擡起来。」我不为所动,喝令道。

阿姨不敢反抗,轻轻擡起头。我连忙俯身,道:「张嘴。」

阿姨朱唇微张,我连忙用舌头撬开阿姨的双唇,然后粗暴地伸进去,与阿姨的舌头汇合,并将阿姨前牙后牙都舔舐一遍。这时,我将之前一直抚摸阿姨大腿的那只手抓住阿姨的右手,放在我的肉棒上,阿姨下意识移开右手,却被我死死抓住。阿姨无奈,只得握紧拳头,却不肯用手帮我。

我停止亲吻,喝令道:「握着它。」

「不要。」阿姨苦求道。

我狠狠捏了一把阿姨的玉乳,再重重说道:「握,着,它。」

阿姨依然半晌没动,只是眼角不经意间滑过两滴泪珠。我抓住阿姨的右手,将她手指掰开,手心贴到我的肉棒上,阿姨终究还是不再反抗,缓缓握住肉棒,并在我的喝令下一紧一鬆地交替,而我则将另一只手搂着阿姨,并伸进她的胸罩,继续玩弄她的乳房,道:「阿精品9在新姨真乖,来,奖励一个。」说罢,我俯身亲了一口阿姨的双唇。

阿姨沈默不语,身子似乎已经软了下来,任由我摆布。而我见自己的小兄弟已无法耐受这样的场景,便下了床,打开灯,屋内顿时明亮起来。而阿姨则紧抱胸口,儘管这幺做并没有什幺意义。

我慢慢走向阿姨,任由胯下巨蟒挺立,脸上露出奸笑,道:「罗阿姨,我来了哦。」

阿姨惊恐道:「你还想怎幺玩?」

我缓缓上前,将阿姨推倒,一手已伸到她的胯下道:「阿姨,準备好了吗。」

阿姨下意识身子一缩,但并无激烈的反抗,我让自己的小弟弟先紧紧贴着阿姨的大腿,并不断摩擦,然后手指隔着丝袜和内裤,开始抚摸阿姨的花径高地,道:「阿姨,想要了就告诉我。」

阿姨无奈地抗拒着身体的反应,道:「小杰,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违法的,阿姨没去告你,因为阿姨知道你还是个好孩子,也不会把那些东西散布出去的,快收手吧,阿姨不怪你。」

我冷哼道:「阿姨?你现在还把自己当做阿姨?」不过我还是收了手,目的是让这场游戏内容更丰富一些,于是我从手机里面调出几张照片,道:「罗姐姐,其实我们这四五岁的年纪差别,我称呼你这个是不是更贴切?不过对你老公嘛,年纪上,我可喊不了哥。不过阿姨,你难道真以为你老公是出差去了?自己看看吧。」

说罢,我把手机扔给了阿姨,上面是一对裸男女,相拥躺在床上,男的一身肥肉,女的年纪不过二十出头,然而遗憾的是照片中她的身影大半被遮住,但肯定不是罗阿姨了。

我道:「阿姨别跟我说照片上面的,不是你的丈夫吧。」

「不可能。」阿姨惊恐道。

我接着道:「图片可以合成,不过我这儿还有视频,如果阿姨这都不相信,那我可以告诉你详细的地址,你自己去看看吧。」


「这不关你的事。」阿姨连忙道。

「不过我要操阿姨,这就是很重要的情报了。阿姨,你这样都不肯到我床前?」

阿姨顿时默然不语,我估计阿姨之前对这样的事情多少有些猜疑,于是我接着道:「阿姨,你老公已经不爱你了,在这样情况下,要破坏你的家庭,恐怕不需要太大功夫。」

「你说什幺?」

「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幺主动和我上床,要幺被你老公甩掉后再主动和我上床。」

我也不想过多解释,说罢便上前,一把撕开阿姨的雪白丝袜,丝袜破口很大,几乎从阿姨胯下被撕成两半,或许夹杂了对自己丈夫的怨恨,阿姨居然没什幺反抗了,于是我进一步动手,将阿姨的内裤也撕开。

「小杰,你今天怎幺这样?」阿姨似乎不满我的粗暴,开始稍微抗拒道。

「因为阿姨今天下午的行为让我很不满意。」

说罢,我便压在阿姨身上,一把扯断胸罩,将其扔在一边,一手抓乳,一手轻抚阿姨的阴户,同时张嘴从阿姨另一个乳房从上往下亲吻,渐渐逼近乳头,并将乳头含在口中,用舌头舔弄。

阿姨只是将头偏向一侧,一行清泪滑落,散乱的秀髮见证着她正被淩辱的事实,口中则渐渐发出「嗯嗯」的声音,虽然很轻微,但依然阐述着自己随时準备享受男女极乐的事实。

我见状便握住巨棒,掰开阿姨的阴唇,在插入之前,现在阴道口蹭弄,而阿姨口中的声音却越来越大,呼吸也越来越快。

我俯身亲吻了一番阿姨的耳垂,低声道:「阿姨,想要吗?」

「小杰,别折磨我了好不好。嗯∼嗯。」

闻罢,我接着道:「那我是你什幺人呢?」

「你是……嗯,是我丈夫。」阿姨说最后两个字时声音低微,几乎不能听见。

我道:「错,罗阿姨,你还是我阿姨,我们之间,只有肉体关係,今后我想操你,你就得来,不想操你,你就休息,明白了吗?要不然,将那些照片散布出去,只是对你最轻微的处罚,明白了吗。」

「明,明白了。啊∼」

我接着道:「那阿姨今天下午错了没?」

「阿姨错了。」

「错了要怎幺处罚?别告诉我陪我睡几觉就可以了。」

罗阿姨心中一怔,但对自己丈夫的怨恨和此时肉欲的兴奋让她脱口道:「阿姨今后就是你的人了,阿姨没有老公,只有小杰。」

我知道暂时这样就差不多了,便亲了一口阿姨的脸颊,蹭了一下阿姨脸上滑嫩得肌肤,道:「阿姨真乖。」

接着,我擡起阿姨的双腿,阿姨也很自然地把腿勾在我肩上。阿姨丝袜长腿的芳香在现在一番折磨后,更加令人兴奋。我将肉棒对準阿姨阴道口,缓慢地送了进去。阿姨的阴道,又软又滑,包裹着肉棒的感觉让我不觉放满了拔出来的速度。

阿姨在「嗯」了一声后,慵懒地躺倒在床上,我俯身亲吻阿姨的脸颊,悄悄地问:「阿姨,舒服吗。」

阿姨不回答,我也不多加理会,自顾自地抽送着肉棒,同时将阿姨的一双长腿架在我肩上,亲吻蹭弄滑嫩得丝袜,丝袜美腿传来的阵阵幽香让我不由兴奋起来,加快抽送的速度。

阿姨秀髮散乱,绝望之下意识也渐渐不受控制,嘴里轻微发出「嗯嗯」的声音,神情迷乱,脸上的泪水混合着几滴香汗从两侧滑落,双手死死抓住床单,一对乳房来回乱颤。

阿姨的肉洞又紧又嫩,看来阿姨的丈夫已经冷落她很久了,我奋力挺动下身,坚硬的阳物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子宫,尽情感受着肉棒与阴道粘膜的摩擦,一边用手来回抚摸着阿姨的丝袜美腿。

在我抽送数百下后,阿姨纤细的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,嘴里开始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声音,这时我向阿姨身上狠狠一压,将阿姨的双腿死死贴在胸口,随后肉棒一涨,在加速抽送十余次后,大股精液流进阿姨子宫,而阿姨这次则是已任命一般,对我肆无忌惮地射精没有过多反应。

我躺在阿姨身上,将阿姨搂在怀中,阿姨已经彻底不再反抗,便配合着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,如同躺在自己心爱的男孩中一般,见此情景,我似乎有些不忍,被蹂躏过的阿姨秀髮散乱,赤裸地全身散发着淡淡的体香,丝袜长腿搭在我的腿上,不时刺激着已工作完毕,软瘫下去的肉棒,渐渐地,我感觉到了下麵小兄弟的复苏。

过了片刻,阿姨站起身,道:「我先去洗个澡。」

说罢,阿姨也不再避讳我,将自己残破的一双丝袜脱掉,露出一双长腿,阿姨的腿比较白,同时透露出几分野性的麦色,加上阿姨之前在体育局工作,虽然不是担任一线的教练,但也经常锻炼,大腿上的肉不多,却很紧实。见此状,我瘫软的小兄弟似乎又复苏。

阿姨一丝不挂地走进浴室,关上门,将它锁上,不一会儿,门内便传来一阵流水声。这家浴室没有浴池,但相应地,要在洗澡时姦淫女人,空间则更加宽阔。我取出钥匙,打开浴室门,逕自入内。

阿姨正沖着淋浴,见我闯进来,似乎吓了一跳,道:「小杰,你干什幺?」

我一脸奸笑着一步一步向阿姨走去,任凭复苏后坚硬如铁的肉棒直直对着阿姨,道:「罗阿姨,你说呢?」

阿姨连忙关了喷头,道:「小杰,你不要,不要这样,让阿姨休息一下好不好。」

我回应一声:「不好。」随后就加快脚步,走到阿姨跟前。

阿姨也后退几步,很快就退到墙边。我伸手将阿姨抱住,阿姨却下意识推开我,道:「小杰,阿姨用手,可以吗?」

我点点头,将罗阿姨双肩一按,阿姨便蹲下身,用手轻轻握住我的巨蟒,在我引导下一紧一鬆,我道:「罗阿姨,张嘴。」

「你要干什幺?」

我打开水龙头,让水将我和阿姨浸湿,再道:「给我跪舔吧,罗阿姨。」

罗阿姨问道:「为什幺要跪?」

我嘿嘿一笑,并不回答,而是将罗阿姨向我这边一拉,迫使阿姨跪着,一手握住巨蟒,对準阿姨道:「张嘴。」

阿姨不得不缓缓张开嘴,我接着命令:「把舌头伸出来,先给我舔舔。」

阿姨犹豫片刻,我也不着急,还是给了好看AV中阿姨一些纠结的时间。过了一会儿,阿姨终于缓缓伸出舌头。我继续道:「从阴囊开始舔上去。」

阿姨跪在我身前,扶住我的双腿,伸出舌头,轻轻舔舐着阴囊,然后顺着阴囊向上,舔到龟头。

我顺势将龟头塞进阿姨的口中。阿姨发出「嗯嗯」响声。而我则双手扶着阿姨的头,主动抽送着肉棒。

阿姨的口腔也滑嫩无比,牙齿微微摩擦同柔软的粘膜一同让我兴奋无比。肉棒插得比较猛,经常撞击到阿姨的咽喉深处,阿姨呼吸不畅,几次想把肉棒吐出,都被我止住。

阿姨最初「嗯嗯」的声响也开始变得极力抗拒。我见状却更加兴奋,加快了抽送的速度。

浴室的喷头不断喷着热水,溅在我和阿姨赤裸地身体上。阿姨的头髮已经被完全打湿,脸上水流不断,阿姨也不得不闭上眼,一对丰乳在我肉棒抽送口腔下也随着上下抖动。跪着的姿势显示出阿姨彻底的屈服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我感觉下体一胀,便猛地加快抽送。阿姨也知道我这是要射出精液,拼命摇头,终究无济于事。我猛然一插,又一次将精液射出,而这一次却一滴不剩地射入阿姨的口中。

我沖洗了一下肉棒,而阿姨则两三步赶到洗漱台前,吐出未吞下的精液,又迅速打开水龙头,抓起旁边一个漱口杯,三两下接满水便漱口。这样漱了两三杯后,才将杯子随手扔在洗漱池中,身子一软,瘫坐在地上,开始放声大哭。

我默默地在一边看着,阿姨哭了一会儿后,我缓缓走到阿姨身前。阿姨却一下子将我一推。我蹲下身,轻声对阿姨道:「罗阿姨,对不起。我,我只是忍不住。」

阿姨却哭喊着道:「你势力那幺大,要女人哪儿没有,为什幺一定要操我?」

我被阿姨这一用词吓住了,但也道:「当初我刚读大学时,阿姨你也不过刚来工作没多久。罗阿姨当时有一次来我母亲办公室,我记得穿的是一件黑色纱裙,虽然没有丝袜,但一双长腿已让我有一种想好好捏一把的冲动。当时我就很想和阿姨共赴云雨了。这样的感觉,随着时间只会慢慢加深。罗阿姨,我真的忍不住。没错,或许我现在的势力,可以找很多女人,但我还是忘不了当年的那种感觉,估计就算我和别的女人做爱,也只能将他们的样貌幻想成阿姨的样子,才能完成射精的一步。」

「可你又能怎幺样?我不过是个已经结婚了的女人,还被上司强姦过,就算我离婚,你会娶我吗?如果不这样,你又想怎幺样?」

我道:「罗阿姨,你今后会离婚也好,不离婚也罢,这我不管,但是阿姨还是时不时出来放鬆一下,不也挺好吗?罗阿姨,我已经安排好,你老公一周之内,不会回家,孩子在幼稚园,不过可以住校,让他这周週末也在幼稚园待着别回来。这一周,你就在宾馆待着。一周后,你如果愿意回诊所上班,就回来吧。不愿意的话,我也会今后经常和阿姨,在不同地方,做喜欢做的事。」

阿姨心一沈,知道自己将永远无法摆脱这一切。我趁机道:「我还知道,三个月前,体育局局长藉口和阿姨见一个领导,出去吃饭,并在阿姨酒里下药,当时就和领导将阿姨姦淫了一番,后来体育局局长也就有了强姦阿姨的把柄。罗阿姨,你还是要对自己的姿色有信心才是。阿姨你这般诱人,今后又如何保证不被他人盯上?与其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糟蹋,不如,嘿嘿,罗阿姨,我们好歹要亲近得多啊。」

说罢,我也不理会罗阿姨的答覆,俯身吻上了阿姨方才为我舔舐肉棒的双唇。阿姨无力抗拒,象徵性「嗯嗯」两声后任凭我亲吻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给阿姨买了各种丝袜,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宾馆与阿姨交合。而阿姨似乎也开始接受了这样的生活,不再抗拒,最后一天还穿上黑丝长靴,套一件牛仔短裙,主动为我口交。

之后,我便放阿姨回家,而阿姨似乎已不捨离去,临走时还与我长吻而别。

然而阿姨终究没有回诊所工作。我调查了一下,发现阿姨也不在家中,他的老公几天前就已经报案。我顿时心一慌,发现我已不再满足于姦淫她的肉体,已经会在她伤心时也一同难过。

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到处找寻阿姨的下落,数日之后,才有人告诉我,当初给阿姨下药,姦淫阿姨的两个官员,一个只是小小的局长,而另一个是陈家的长子。

陈家在这座城市里面算是黑白通吃。当初严打黑帮时我曾配合警方办了不少事,也想动动陈家,但吃了几个亏后不得不和他们保持一定的默契。而陈家长子自从姦淫阿姨后,玩儿了一圈别的女人,最终还是利用自己的黑道势力,将阿姨抓走,至于具体行蹤,我也查不出来了。

又过了几天,有人从阿姨失蹤前开的车上找出一封信,是阿姨被抓之前写给我的。我缓缓拆开,上面写着:

『小杰:

我最终还是决定,不再主动见你。这封信,也不会专门送到你手上。你如果想我,派人来找我,凭你的势力,自然能找到这封信。

第一次你胁迫我的时候,理智告诉我应该狠狠给你一耳光,然后走人。我不相信你会真的将那些东西曝光。但我知道自己逃不掉,因为即使我有勇气无视你的威胁,你也会用自己的暴力将我按到后进行强姦。而我,也不会下定决心报警,毕竟我也做不到完全无视这些威胁。

后来,你居然能将我关在宾馆里姦淫七天,而我,很清楚,在后面这几天,我们的关係,已经是你情我愿地共赴云雨。但如果你认为这是因为你长期的姦淫让我沈沦,那你就错了。

小杰,你应该查得出来,我嫁给现在的老公,是我在爱情和金钱之间做出选择的结果。你和我曾经的男朋友,是如此的相似,也正因为如此,在我辞职之后,会倾向于选择到你身边工作。而我最终放弃了我和他的爱情,选择了麵包。要不然,就我这几年的工作经历,怎幺可能买得起车?

当你第一次将我按在床上,用肉棒侵犯我的下体时,我竟然隐隐感觉,这是上天对我当年放弃爱情的惩罚,亦或是给我的又一次机会。

然而我不能再回到诊所,因为我无法再把你看做同事的儿子,亦或是自己的新任老闆,我也无法弄清楚,我应该把你看做什幺人。

但是,小杰,我却明白一点,我喜欢你。我知道,对于一个已婚的女人来说,这是很不要脸的。不过没关係,反正你也不是什幺好人。』
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
上一篇:大学正妹兼职遭淩辱强暴 下一篇:粉红四夜草-萌芽

百度 搜狗 神马 360 百度地图 rss地图 谷歌地图 网站地图
涩涩影院日本系列 久久草视频 久久草在线视频 狠狠干久久草 久久草这在线观看免费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禁止一切华人观看,否则后果自负!

分享按钮